在台中連喝了兩天酒,第一天在FREEDOM,第二天在AMUSE。第二天的bartender好像她一樣斜瀏海、粗框眼鏡。

 

幹 我究竟造了什麼孽喝酒放鬆也會讓我想到過去,真的是心煩意亂

花了好長時間忘記的過去怎麼又這樣快速的浮上心頭,難道這一切做的不夠徹底嗎??

Zuc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